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马场猿】心猿意马(02 向导哨兵)

马场善治×猿渡俊助 不喜勿入

这篇文里向导哨兵改的就剩狂躁期了

忽然有点不会分段了


[马场猿]心猿意马


//

作为久别战场的回归战,这次打的可以说是很漂亮,猿渡和马场两人首次合作就有着惊人的默契,两人顺利的抓住了敌方头目,在自身伤亡极小的情况下取得了胜利——只是没有给躺在地上的人补刀。

“喂,当时发生了什么吗?”猿渡躺在床上盯着坐在一旁削苹果的马场。随后又将目光偏移到了窗外,窗外的树枝随着风摆动着,甚至可以听到沙沙的声音。

“没有。”马场答。

猿渡叹了口气转过身将头埋在被里,不再出声。他在回忆着在丧失意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想在任务途中他大抵是进入了狂躁期,但好像又没有。他没有打抑制剂的习惯,毕竟他的向导每次都会帮助他平稳度过狂躁期。

但是他的向导已经死了半个月了,他从来没有打过抑制剂,加之最近又很烦躁,按照常理来说,可能快要进入狂躁期了。

可是又与以往不同,曾经的狂躁期就像是有无数只跳蚤在他的神经上胡乱地跳,他头痛欲裂、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燃烧,随后就丧失了理智。他自认不是一个控制力很好的人,每次都需要自己的向导来收场——初出茅庐的一战就是在狂躁期时完成的,每个极度狂躁的哨兵总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同样,极度狂躁的猿渡不知道伤痛也同样不分敌我,战斗力出奇的高。他的刀刃也因为与骨头相碰产生了磨损,从衣服到头发都被染上了大片的血红色。在最后,一个人缓缓走向猿渡,猿渡握紧了手中的刀向他冲了过去,那个人钳制住猿渡随后吻了上去。

那个人说没事了,一切都没事了。在不断的给猿渡发送心里暗示的同时他梳理着猿渡杂乱的精神系。结束后猿渡晕了过去。

就这样,猿渡度过了他的狂躁期。那个人也就成为了他的向导。

——不,其实有些不同,第一次的疏导明显和后来的疏导有着区别,可猿渡也说不上来有什么区别,加上首领一口认定是这个向导救了猿渡,猿渡也就没有再怀疑。

 

而这次只是有些头痛,然后就丧失了意识。在昏迷期间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做了一场梦,梦到了第一次做任务时陷入狂躁期的事。

 

“喏,吃不吃?”马场戳了下猿渡的后背,猿渡翻了个身不情愿的将头伸了出来。

“混蛋谁让你拿我的刀削苹果了?!”猿渡看到马场手中的刀的时候一下坐了起来。起身太急,右手滚针的疼痛使猿渡的表情有些扭曲。正好,这样看起来可能更凶一点,猿渡就着这个表情蹙着眉盯着罪魁祸首。

马场无视了他的目光,吃掉刀上串着的苹果的最后一口。随后不慌不忙的扎起一丫递到了猿渡嘴边,好像猿渡生的气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吃不吃?”

“削的真丑。”猿渡咬了一口,酸甜的果汁在口中弥漫开来。同时将右手藏在被里,不作声响的将针头拔掉。

“嗯。”马场点头没有否认自己手艺差。“和你刚才表情差不多。”

“混蛋你!”猿渡将背后靠着的枕头扔了过去。“要来打一架吗?”

“拒绝,我不想再照顾受伤的你了。”


“喂,首领,对是我猿渡俊助,我能发一个暗杀任务吗,暗杀目标马场善治,我自己接。”

评论(5)
热度(18)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