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马场猿】心猿意马(03 向导哨兵)

马场善治×猿渡俊助 不喜勿入

想写那种马场一下子把猿渡从天台下面抡上来然后猿渡一jio踹飞人的感觉。

然后,失败了。

节奏有点快 不擅长动作描写但是还是想帅就只能这样了

两章并成一章


[马场猿]心猿意马


//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话应该是我想问的吧。”

猿渡俊助,马场善治,男,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在大街上逛着。

 

今天本来是猿渡俊助出院的日子,自然醒之后他翻了个身打算再眯一会儿就去办理出院手续,然后他发现他翻不过身子,左手好像挂着什么东西,沉的无法动弹。他将左手举了起来,发现了一只手铐,手铐左边挂着另外一个人的手。

再向左看,他看到了他的搭档,马场善治用手撑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两只手中间那条链子。

再然后,就接到了首领的电话,让他们去一个距离不远的楼的天台上面,说是新任务,要监视着对面的楼里的人的动作。

但无论监视什么都没必要拷起来吧?猿渡俊助问首领,随后他就听到了电话挂掉的声音。

 

“哎。”猿渡俊助叹了口气。托手铐和他不靠谱的领导的福,他久违的受到了不认识的人的瞩目。猿渡俊助将自己的衣服缠在了手铐上,被衣服包裹起来的部分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人在牵手,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如若不是这样漏出来手铐的话反而看起来更怪。

猿渡俊助越走越快,甚至跑了起来,马场善治也跟着他跑,不一会就到了天台。

那个天台可以说是极佳的监视位置,加上要监视的屋子通面的落地窗,屋内的情况一览无余。

猿渡俊助真的不适合监视的工作,没一会他就开始打哈欠,天台的风很冷,马场善治将衣服披在了他身上。

“喂,如果我要是从这里跳下去你会不会死啊。”

“大概会,毕竟你很沉。”

听到回答的猿渡俊助站起身跳到了天台的边缘上,马场善治被他拽了起来,随后猿渡向后仰倒。

“你睡糊涂了吧。”马场左手撑着天台边保持重心,右手握住了猿渡的左手想将他向上拉。

“看来你是真的没有钥匙。”猿渡反握住了马场的手,“后面!”

“我知道。”马场用上了全身的力量,加上猿渡双脚踩在墙面上向上跃的助力,猿渡从天台下方一跃而上踹飞了拿着刀走进马场的蒙面人。随后猿渡从袖口抽出小刀,用刀逼着蒙面人的喉咙,坐在了蒙面人身上,双脚踩着身下人的胳膊。

“别别别,前辈是我,我。”蒙面人拼命摇着头试图将口罩摇开,猿渡点头示意马场。马场俯身摘掉了他的口罩。

“米尔?你来干什么?”猿渡将刀收回站起身。

“呀……首领派的任务,说要测试一下你们的默契程度。”被称作米尔的人站起来用手理了理头发“这不很默契嘛。”

“嘁。那这个也是他弄得?”猿渡指的是手铐。

“嗯,钥匙在我手上等我找……”

“趴下!”马场喊道,他拽着猿渡刚蹲下就看到子弹贯穿了面前的人的眉心,径直倒了下去,“子弹暴露位置了,七点钟方向有一名狙击手,距离不清楚。刚才那一发子弹应该是冲着你来的,结果打在了他身上。”

猿渡眯起双眼不做声。马场趴下从米尔的衣服中搜出了钥匙将两人的手铐打开。

“你先跑吧,过会我跟上。现在敌人在暗我们在明情况不利。”

“大约四百米。”猿渡盯着刀所反射出来的光斑。“你带枪了吗?”

马场在摸了下佩枪的位置,摇了摇头。

“那就逃吧。从刚才那一枪能看出来他打的并不准,对着米尔的眉心的位置大约是我耳朵向左三厘米。”

“如果瞬狙的话精确度可能更低。”马场补充到,“他的目标是你,所以你先蹲着,我去吸引火力。”

不等猿渡同意马场一把把猿渡的头按下去,自己跑了起来。

“反正门都是在那边一起跑不就行了吗。”猿渡从左边向门跑去。

 

其实猿渡心里有很多疑问,比如说作为哨兵明明是可以感知到那颗子弹的,可是他没有,米尔也没有,偏偏只有马场感觉到了。还有究竟是什么人要暗杀自己。

猿渡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在通讯录中翻找着。

“榎田,帮忙查一下现在在意大利并登记在案的哨兵名单。”


评论
热度(12)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