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马场猿】心猿意马(04 向导哨兵)

马场善治×猿渡俊助 不喜勿入

这章完全暴露了我不会描写的一章

还是聊天爽


[马场猿]心猿意马


//

“你可别出事啊。”

马场善治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答应猿渡让他上五楼排查而自己在四楼巡查,他们应该一起的。就算猿渡很强也不敌众多的哨兵——何况还有向导。

马场松开了面前人的衣领并补上一枪,三步并两步向五楼跑去。

这是栋烂尾楼,五楼为顶,还没怎么装修。马场摇头甩掉了猿渡被对方吊打然后从还没装窗户的位置扔出去的想法。

马场刚到五楼的时候西侧发生了爆炸,他快速的跑到了那里。满目烟尘,什么都看不清,呛得马场咳嗽了几声。马场眯起眼,伸手挥动着试图挥开面前的烟雾。

他忽然察觉到一丝杀气——

烟雾散去。一个身影逆着光被笼罩在柱子的阴影下,偏着头,手中的小刀反射着刺眼的光线。

“!!”

大概是出现排斥反应了吧,在任务之前明明有注射抑制剂的。

马场顾不上太多,跑到了猿渡身边,抽出了猿渡手中的刀扔在地上,将手垫在猿渡脑后吻了上去。马场伸出精神触手触碰猿渡的精神系,却发现他们向往常一样平稳有序。而原本闭着眼睛的猿渡此刻盯着他,眼底一片清明没有陷入狂躁期的眼神,有的只是将要爆发的怒气。

马场觉得口腔内有一股腥味,啊,大概是猿渡的虎牙划破了嘴吧。马场后退了两步,猿渡同样后退了两步背靠柱子。

“你没……”

“二十三个。”猿渡说“一共二十三个,尸体都补过了。”

“嗯。”

“为什么要装成哨兵呢,马场善治向导。”

马场避开了猿渡的眼神,没有回答。

“你上次天台上面感觉到了那颗子弹。”猿渡捡起了地上的刀伸手擦去上面的灰尘,“就拜托榎田调出了哨兵档案,果然没有你。”

“当然我当初不是因为你才去调档案的,只是想查一下有没有曾经的仇人来了,恰巧就发现了这点。”

“不对,一共有二十七个人。”马场忽然抬头“还有四个。”

“现在才发现吗?不过已经晚了。”

“马场!”猿渡起身将马场扑倒,一颗子弹射入猿渡的肋骨下方。

“这种子弹的声音哨兵是听不见的——熟悉吗,和天台那次是同款哦。”

“为什么?”

“我可不想被别人……叫向导终结机,咳咳……”猿渡瞟了一眼马场的裤子。

“我能感知到。”马场搂着猿渡的腰让他躺在自己怀中“你没必要的。”

“身体在想起来你能躲过的时候就已经动起来了,别管我你快走啊。”

“我还以为你恨不得死也带上我。”

“啊,这样也不错。但是你现在死了就没人能帮我报仇了。”

“呀,真是感人的一幕,看的我都要哭了呢。”始作俑者在一旁用衣袖擦拭着眼睛“不过很可惜,会哭出来的是十年前的我。”

“好了,下面就送你们上路吧。”抬起左手示意暗处三人准备开抢。

“等等。”马场打断他“你知道反派的大忌是什么吗?”

“什么?”

 

“就是在你自认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就放松警惕而不是趁机对对手赶尽杀绝。”



——————————

我估计容易被人看不懂!!语死早!!后面部分写的实在看不过眼就删掉了

感觉留着这句话结尾好帅啊

被删掉的部分简单说如下:

总之就是一个人猿渡看裤子一眼是示意马场去摸猿渡的裤子里面有止痛药 然后两人对话的时候马场运用了向导的能力将暗处埋伏的三个人弄晕了 猿渡吃了止痛药之后暂时止住了疼痛就和面前那个说话的人打了起来

决定了 以后如果会写了之后肯定翻新重写这一篇

评论(4)
热度(11)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