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马场猿】心猿意马(05 向导哨兵)

马场善治×猿渡俊助 不喜勿入

完结啦!!这是最后一篇!!

不出意料的烂尾啦!!

等以后大概会重写这篇!毕竟是我第一次想要大力安利一对cp


[马场猿]心猿意马


//

刚接到上方的命令,因为种种原因马场又被调回日本。

收到消息的马场并没有什么反应,点了点头,离开办公室。马场在这条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这里满是回忆,满是和猿渡俊助一起的回忆。

他想起了第一次任务失败后猿渡拖着重病的身体去酒吧喝的烂醉如泥,其实马场早就到了意大利——在猿渡的前任向导刚去世之后。

他想起了他们两个人成为搭档后的第一次合作,没打抑制剂的猿渡陷入了狂躁期,马场将他打晕,吻了他,一点点梳理好他杂乱的精神系,帮他度过狂躁期。

哦,如果这么算的话其实第一次合作是好久之前,那次领导骗他说有一个哨兵需要救援。

马场不适合当个向导,平常向导只需要两三个心理暗示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他需要更多地肢体接触入侵他们的神经继而达到相同的目的。就像是他需要一个吻才能帮猿渡离开狂躁期。

就这样,他凭借着自己强大的精神力感知着自己周围的环境,加之在黑手党内数一数二的体术,领导同意了在外宣称他是一个哨兵。

他不知不觉得就走到了上次那个监视任务的天台,本应有血迹的位置被清理干净。马场走到了天台的边缘向下看。

下面路灯亮了起来,行人三三两两。入夜前的风微凉,吹透了马场本就单薄的衣服。

合页生锈发出吱呀的声音,门在水泥地上拖行出一道痕迹。

“我明天就走了,不送送我?”

“送你下地狱,怎么样?”

马场握住了猿渡的手腕调转一百八十度,使他手中的刀刃冲向自己的脖子。

“邀君共赴。”

 


猿渡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坐上了飞机。他定的是比马场早一班的飞机,上机的时候是凌晨,天还没亮,猿渡的上眼皮和下眼皮打着架却执拗的不肯小憩一会,他就靠在座椅上任思绪飘飞。他来意大利的时间并不长,不到半年,但他却感觉经历了一生——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他想起了刚到意大利的时候自己吐得昏天暗地,他想起了那次任务失败在自己怀中的搭档的身体逐渐变冷,他想起了刚遇到马场时的不快,想起了任务完成受伤了马场在一边照顾自己,也想到了他的那个吻。

猿渡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记性其实这么好,好到记住了和马场的点点滴滴。在他不自知的时候右手就已经覆上了自己的唇,摩挲着,回味着什么。

回归神的猿渡立刻将手放了下来在衣服上蹭了几下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人在意就松了口气。

 

猿渡在机场外等着,风吹散了他的困意。他坐在栏杆上,时不时掏出手机看着时间,摆动着双腿偶尔撞到栏杆发出声响。

猿渡的双腿已经开始麻木,指尖也因抓着栏杆开始泛红,眼神失去了焦距,意识也开始模糊——直到他看到那个身影。

那个棕色头发的男人只身一人走出机场,右手揉着头发打了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猿渡从栏杆上一跃而下,双手插兜,他没向前走,只是在原地等着马场的接近。

一步,两步,三步。

他深吸了一口气——

“喂。”

“啊?”马场显然有些没反应过来,揉了揉眼睛以为是出现了幻觉。

 

“是我,猿渡俊助。怕你太弱,上面派我这个最强哨兵跟你搭个档,综合一下实力。”

评论
热度(13)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