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轰出】盲行

上了规划课的信任盲行苏死我了!!!!

我!!!原地旋转爆炸双手合十升天

OOC 我流轰出

不到一个点的鸡血产物

怕黑捏造有


【轰出】盲行

//


绿谷出久有两点不像英雄,一是他爱哭,二是他怕黑。

前者是众人都知道的,后者是他和绿谷允子的秘密。绿谷出久从小时候就怕黑,他曾因为怕黑蜷缩在床脚彻夜未眠,也曾在无数个夜晚默默哭泣。

绿谷出久的怕黑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好转,但是还是没有痊愈。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怕黑,好像这就是和他是个男孩子一样是与生俱来的。置身于黑暗中的绿谷出久会产生焦虑,会紧张,会缺乏安全感。

绿谷出久并没有夜盲症,在黑暗中他可以借着透过窗帘的月光看清一切事物,但他的大脑总会为他补充上一些不存在的事物。加之黑暗会让听觉更加灵敏,他会将树叶掉落的声音想象成尖爪划着玻璃,会将衣料摩擦想象成有人靠近。

这就导致了今天课堂上被棉布遮住双眼后绿谷出久的迷茫失措。这次是彻底的什么也看不见,一丝光亮都没有的黑暗,就像是失明了一样。相泽消太让他们安静,原本嘈杂的屋内安静了下来,绿谷出久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他深吸一口气,紧攥拳头,指甲嵌入掌心的软肉里,痛感让他保持冷静。

相泽消太让他们直行,走到室外。告诉他们这一路上没有障碍,绿谷出久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向前走,虽然被告知了一路平坦还是提心吊胆害怕摔倒。忽然他的右手被人牵住,引领着绿谷出久向前走。温度从掌心相连的地方传了过来。

两人无言走到了规定的场地。


“下面就自行选择组合吧。”相泽消太打了个哈欠,补充道“不许说话。”


绿谷出久下意识的抓住了掌心中的那只手,对方也回握住了他。

大概就这么确定下组合了吧,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


“下面会进行一个障碍行走,由你的同伴引领你。你的前方会有各种障碍物,有的障碍物上面还会有钉子,碰到会受伤。在行走的过程中不允许说话。”


虽然知道对方不会伤害自己,绿谷出久心中还是有些紧张。这种慌张很好的表现在了自己的身体微微颤抖上,对方轻拍了绿谷的背,以示安慰。


“和你们的同伴沟通一下吧,五秒时间。”


——右手边的人是女孩子吗?分组的时候贸然抓住,不,是没有松开对方的手会不会很失礼?会不会对方原本有想要组合的人?一会要好好的道歉才行。唔……究竟怎么才能分辩出对方的指令呢?会不会因为我太紧张而拖累了对方?

心中的升起了一串疑问,绿谷出久的脑子很乱,不知道从何问起。


“绿谷,你害怕吗?”

没想到是对方抢先开口,没想到盲选的同伴是轰焦冻。绿谷出久忽然松了一口气,因黑暗而丧失的安全感被一种难以名状的感情所弥补。


“别怕,有我。”


时间到,从前面开始一组一组的进入测试场地。第一组是蛙吹梅雨和丽日御茶子,两个女孩子的默契惊人,不出三分钟就走过了全程并没有碰到任何一处障碍。上鸣电气和切岛锐儿郎紧接其后,一路上几乎障碍全中,在外的人隐约能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


“下一组。”


轰焦冻轻轻拉了一下绿谷出久的手,绿谷出久会意向前行走。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步,轰焦冻举起手,绿谷出久高抬腿向前迈,似乎是过了第一个障碍。接下来轰焦冻将绿谷轻微向右推,绿谷出久向右两步继续向前走。再接着轰焦冻向下拽了拽绿谷的手,绿谷弯下腰。

一共过了七个障碍,其中三个需要跨过去,两个绕开,还有两个需要弯腰钻过去。


直到停下的时候绿谷出久才感受到掌心的粘腻,精神高度紧张导致掌心出了汗。对方的指尖也有些发凉,大抵是因为自己攥的太紧轰焦冻的手有些不过血。

绿谷出久知道测试的内容是什么——信任与责任。当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托付在一个人的身上时必定是对他抱有高度的信任,而被你所信任的那个人对你承担着与你的信任程度相当的责任。

盲选则是因为你不知道随机选到的搭档是谁,就像是成为职业英雄之后有时会不知道随机给你一同完成任务的对象是谁,甚至有可能双方未曾谋面素不相识,这时就需要双方的高度信任了。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十七年过去了,绿谷出久好像终于走到了黑暗的尽头。或许在这之后的日子里他依旧会害怕黑暗,依旧会在某些黑暗的夜晚暗自哭泣,但至少在掌心相接的时刻,黑暗褪去,光芒汇入他的心房,随着心脏的跳动、血液的流淌,传达到四肢百骸。

“我不会害怕的,因为右手边的是轰君。”

评论(2)
热度(52)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