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意识流分手 我流双花

分手怎么带气儿(?)世纪难题(?)

不好意思打tag 就这样吧

//

“我们分手吧。”

语气平淡的出乎了我自己的想象,就好像在谈论别人的事情一样。

他就坐在我对面,轻抚怀中的猫。五月的暖阳跃过窗子洒在他们身上,窗外的树枝被微风吹的沙沙作响。一切的一切和谐的就像一副画,岁月静好。

他闻言一滞,手的动作停了下来,猫有些不满的呜咽两声从他的怀中跳了出来,跑过来蹭了蹭我的裤脚,我弯腰将它抱起,它意外的没有反抗——它向来不与我亲近,自从我们第一天见面开始。自打刚搬到孙哲平家里,那只猫就与我开始了长达三年的斗争,就好像我抢走了它的所有物一样。

是啊,三年了,再算上之前,认识也有十年多了。

有时候想想就觉得我可真残忍,就这么夺走了他生命中最光辉灿烂的十年青春。我甚至想不起来我们为什么在一起了,从刚一见面的自来熟到后来的挚友,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用友情之上恋人未满来形容,再之后,自然的就在一起了。

是因为爱吗?友情的爱?爱情的爱?

我分不清,我想他也是。

没什么谁向谁表白,没什么撕心裂肺,他没对象,我没对象,不问过往种种,自然在一起了。深夜看电影的时候困了索性靠在他肩上入眠,情人节的时候一起出去吃顿饭,遇到了来自不喜欢的人的表白就拿对方当理由搪塞过去。

我们接过吻,上过床,做过恋人该做的一切,却不清楚我们到底算不算恋人。

不过半分钟,我好像把过往的十年翻了个遍,被遗忘的细节渐渐清明。我将视线移到孙哲平身上,对上了他的双眼——深不见底,甚至我刚刚投进去的石子都未惊起一丝波澜。

他沉默了片刻,就在这瞬间,我甚至想好了今晚吃些什么。

随后他启唇道

“好。”

错了,孙哲平,你有万千答案,偏不应是这种。

评论
热度(3)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