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aph】白塔利亚

<>

“Jeannela Pucelle.如果hero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么读的吧,你喜欢的女孩的名字。的确她身上凝聚了所有值得一个人去爱的品质——勇敢、善良、无所畏惧。哪么波诺弗瓦先生,既然你喜欢的是她的话,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那么为了接近罗莎才故作喜欢的和亚瑟在一起,你认为你比哥哥我清高了很多么?你知道吗,亚瑟今天的一切,全部都是你造成的。”

全盘被接收。
阿尔并没有想到这个结果,原本只是自己根据之前还是友人的时候弗朗和贞德的行动妄自猜测的却被有些模糊的承认了,随机话题一转,阿尔再次落入了下风。

“……”

“哥哥我也不想给你灌输什么心灵鸡汤,你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不是吗?”

草草落幕法庭的案件被计入了档案内,无数疑点没有被解答的牛皮袋中放入的就是一颗随时会引响的炸弹种在了阿尔的心中。

一夜无眠。

【白塔利亚医院西栋二楼 7:08a.m.】

现在是复查的时间——阿尔目前还是个实习医生因此会顺便担当了这份工作,虽然阿尔直到现在还不明白精神病人有什么好检查的。

于是现在的场景就是阿尔推着一车的医疗用品挨个门敲着,

啊——好想变成正式的医生不用这样去检查啊。
这么颓废的想着,继续检查着病人的体温和心跳等一系列的身体是否健康。

答案是肯定的,全员健康通过,无非就是有些有着受虐型人格障碍的患者身体有部分损伤,既然是他们自己所拥有的人格障碍如果不施加出来的话也就并没有资格住在这里了吧。

检查也真不愧是一项大工程,结束时打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的阿尔观看一下手表也已经是过了五个小时,现在比起出去闲逛卖食物阿尔觉得还不如找个床趴上去睡一觉。

阿尔弗雷德,十九岁,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挤在毛毯和床的缝隙中,阿尔揉了揉自己空着的肚子。
——啊不想动不想动,就这样变成一块不会动的石头好了,最起码现在请不要有人来找我啊,愿上帝保佑。
很不巧,上帝今天没有上班,换来的结果就是不到一刻钟之后弗朗进了门之后就换了一身衣服,随后便将照顾亚瑟的任务交给了阿尔,自己优哉游哉的不知道去干什么。

“哥哥我会给你带些吃的回来的。”
留下这样的一句话就关门出去了,留下了一个刚要睡着的阿尔在支撑着自己完全不想动弹的身体去照顾亚瑟。

这里指的照顾也无非就是陪亚瑟谈星星谈月亮总之就是不要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就万事OK,正好趁着这个阶段阿尔也想要询问亚瑟一些问题。

敲门,开门。
“亚瑟。”

“琼斯先生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umm……hero我想我们之间有一些误会。”

“我并不认为存在有什么误会,你喜欢罗莎,我喜欢弗朗,现在就是这样足够了。”

误会。
这就是最大的误会。

“Ve~阿尔和亚瑟也不要想太多了来吃pasta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亚瑟房间内的费里冲门口笑着摆了摆手。

阿尔觉得之前还想要杀了他的人现在竟然散发着一种慷慨的光辉一定是一种错觉。

【白塔利亚医院东栋六楼 9:30p.m.】

金色短发的女孩身着白衣,观赏着窗外的星空

评论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