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aph】白塔利亚

False Proposition-逆命题

< 一 >

生活就像是柠檬苏打和葡萄混合在一起,膨胀腐烂,弥漫着腐烂的味道。

这样的句子仅仅是在不经意间嗅到两者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时感慨而出。
——扯远了,原本想讲述的事情不过就是换一个视角来观察一下这个世界,一味的通过一个角度来观察世界就好比井底之蛙仅能欣赏到井口大小的天空一般。视角转换的话或许会有更加不同的观赏效果。
比如说,精神病人。

作为一个正常人永远无法理解一个精神病人每天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中,就像是你将永远无没办法理解费里西安诺每天都徘徊在各个人格之间切换无冷却,而自己却没有人格转换将要来临的意识的这种感觉,比如说——
“Ve~哥哥”
“诶那个是你的弟弟么,那么就不打扰啦。”
“啊啊……混蛋弟弟,可爱的小姐都走了啊!”
“那么我来补偿罗维诺吧。”

这样的相处方式也是见怪不怪了,罗维诺甚至给费里的每一个人个命了名字,比如说刚才那个就叫Asmodeus,还有什么Lucifer、Beelzebub、Leviathan、Gabriel之类的,其实就是七宗罪和七美德所对应的人物的名称而已。

——当然也不是无时无刻的人格都在转化,有些时候也是会停留在原本的性格很长一段时间。
比如说现在。

【白塔利亚医院西栋-2楼 3:28a.m.】

鬼鬼祟祟——
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地下二楼,由于昏暗,更多的是因为拿着任何发光的物体都会被立刻发现,费里只能一个一个牢房的摸索着爱丽丝存在的地方。

啊找到了——于是便开始了一如往常的趴着窗户看着爱丽丝熟睡的景象。
然后便是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费里的离开——和往常一样的偷偷摸摸的离开却发现了有其他的人存在。
费里听到了同样轻声的脚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确忽然停止了。可能是对方也察觉到了有其他的人的存在。

怎么办?被发现探监的情况一定很糟糕……
一周没吃上pasta?一周没和可爱的小姐搭讪?——不不不一定比这些还严重。

就这么想着想着忽然记忆就断档了,在这就是看见了另一个人了——所以在刚刚到底是谁帮我走了出去啊。
但是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
“是你?”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随即两人舒了一口气。

另一个人食指竖在唇前,眯起双眼笑了笑。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保密吧。”

用着轻松愉快的语气说着的话却带有一种不可抗力——其实无非也就是两人有着共同的处境因而发出的共鸣,随后便是一路无言的走回了房间内。

啊啊,原来王耀也有亲人吗,在牢房里面的。
费里用笔在画布上点开一朵雏菊,阳光为画板铺了一层底色,显得暖意融融。
——真让人想睡一个午觉。

虽然,这次的午觉连上了晚上的份。

“我回来了——费里已经睡了吗?”
罗维诺将趴在桌子上的费里放在了床上,虽然过程有点艰难不过最后还是成功了。
“Buonanotte.”
顺手将画着有一朵雏菊和爱丽丝的画布盖了起来,熄灯,睡觉。
原本这样一套流程却不知道是第多少次被一只本来不属于这里的生物打扰了。睡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候就被吵醒了,或者说是被舔醒了更合适。
罗维诺讨厌这只猫,讨厌透了。虽然是自己通过各种关系才被允许在医院里面养一只宠物,不过让罗维诺与他和谐相处太难了。从爷爷的身上继承来的天生和女孩子搭讪的技巧在这里完全派不上任何用场。
最主要的讨厌的原因果然还是不知道何时就会被它用粗糙的舌头舔醒,打扰一夜清梦——对于一个每天夜晚只能靠着吃安眠药来调节睡眠的人这样做也真是够了。
有时候罗维诺和那只猫闹别扭的时候,照顾它的重任就交给了费里的身上。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在费里面前那只猫反而会更加的温顺。
但是毫不夸张地说,罗维诺生平最喜欢的物件也就是那只猫:倔强、孤独、不爱顺人意,明明是和自己很像的一种生物却唤起了莫名的情感。

或许这种讨厌也就是同种生物之间为了争夺什么的互相斗气而已——好吧不应该将两者混为一种生物而谈。

“Ve~哥哥早上好,睡得还好吗?”

“早上好……”罗维诺叹了一口气,咬了一口手中的番茄。
完全不好,根本可以算是没有睡着,为了不让费里担心罗维诺还是将到了嗓子眼的话用番茄咽了下去。

没等起身拉开窗帘之前猫的瞳孔放大了一下——安东尼奥来了。

无论是多少次都会让人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自带着圣光,就连还是昏昏暗暗地房间内猫都会由于他的到来不由自主的瞳孔放大。的确是,他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有暖洋洋的阳光打在那里一样,让人感到很舒服。
如果这个人没有天然黑的属性就更好了。罗维诺草草的给他扣下了这样的标签。

“呀,罗维诺醒了啊。”

悄悄地向安东尼奥摆了摆手,做出了一个Ciao的口型便离开了房间内。虽然费里不知道他们两个会在屋子内干些什么不过还是不要打扰比较好。

接下来要干什么去呢……

偷溜出去吧。
不行不行,现在这个时间段必须要呆在医院里面,不可以随便出去。
又有什么关系嘛,反正路德有没有看见。
啊好烦,你们都消失好了。

用手使劲的揉着自己的头发,让自己尽量的平静下来。
受够了,受够了,真的受够了,每次一有这样的感觉的时候总会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失去意识,随后就会被牵扯进去一些诡异的事情中。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头中都是交缠在一起的意大利面一样,头脑沉到不行。

“诶——那就去睡不就好了。”
被用小刀在脸上刮了刮,后背是冰凉的触感。

“卢西安诺!好久不见。”
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这里,到了这个身处牢房的读心术先生面前。
说起来卢西安诺进入牢房的经历简直可以分分钟写出一本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如有雷同纯属抄袭那种。

认识卢西安诺的经历就简单的多了,因为去找爱丽丝,不小心走错了房间就来到了这里。

随即便是两个人一脸惺惺相惜好久不见的促膝长谈——当然不会照着这样的剧本来。只是打了个招呼之后费里就迅速的离开了牢房,不让人发现的那种小心和迅速。

“好可惜,这么就走了。要知道我是好—久都没有人陪着聊天了呐。”将意面放进嘴中咀嚼了几下。“呜哇,味道意外的不错。”

罗德里赫看见牢房内自言自语的卢西安诺考虑着要不要将他送到楼上的精神病院。

评论
热度(1)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