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不知不觉半个月了。”“所以今天咨询了真正的小学生用她指导的方法写了一篇童话。”


Day 16


知道吗?兔子分为两族,一族就是普通的兔子,而另一族从小是兔子,在长大之后自主选择是变为人还是作为一只兔子永远的生活下去。


今天要讲的,就是来自不常见那兔子一族中的一只兔子的故事。


现在已经是兔子爸爸死的两年之后了,兔子妈妈也随着他一起离开了,撇下刚刚五岁的小兔子一个人,无论是吃穿住都孑然一身“多可怜的小兔子。”每当人们看见穿梭在道路中央的那只有些特别的兔子,都会不由衷的感叹道。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就这样蹭吃蹭喝露宿在街头的日子已经过了三年,小兔子八岁了。当然不是没有人收留他,只是他自己不想被收留而已。


一天,小兔子找到了一片狗尾草田,绿色的狗尾草随着风来回摆动,好看极了。小兔子站在田地之间静静地看着,不知过了多久,小兔子摘下一只狗尾草叼在了嘴里,回到了城镇。


这个小城是国家的首都,皇宫就在这儿。繁华的商业街上商人络绎不绝,小兔子只能穿梭在人群的缝隙中,还要注意着不被人们踩到。


终于找到了那个店铺,那家的店主人经常无偿的给小兔子食物。

“哟,来啦?”

小兔子眨了眨翡翠般绿色的眼睛,像是在回答那人说的话。

“基尔,这是你养的?”

“本大爷的宠物是肥啾!这个小兔子挺可怜的不是吗。”

“那就给哥哥我来养?”

“就你?他进得去皇宫吗?”

“哥哥我有办法。小兔子,一会跟着哥哥我走哟。”那个看起来像个女孩子的人摸了摸兔子,随后便与基尔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和别人走的习惯的小兔子就像被下了咒一样跟着那人走到了皇宫,随后被藏在了那人的衣服里,就在快要被闷死的时候被放了出来。

“哥哥我叫弗朗西斯,你呢?”

小兔子摇摇头。

“那就叫亚瑟吧。”

小兔子有些迷茫的看着弗朗,不过还是默许了这个名字,随后把在城外叼来的狗尾草送给了弗朗。

“谢谢哟,小亚瑟。”弗朗弯了弯蓝色的眼眸。


生活就这么一点一滴的流逝在了岁月的长河中,沉淀的不仅仅是已经十八岁了的亚瑟、那个被誉为大众女神的弗朗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届大叔,再也不来了,更多的则是感情,被渐渐地堆砌了起来。


十八岁的成年。

这意味的不仅仅是年龄的成长,更多的是抉择。


要改变吗?这种日子?

——不知道。


小兔子每天都这样对这心里做着疑问句,反复的、一遍又一遍的。


终于到了这一天。


要改变吗?

那人问着小兔子。


——————————


“亚蒂。”

“好久不见。”

“我回来了。”

人们说,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他的声音,但当他的声音想起的时候我却没有一丝的陌生,就像是十五年之前的初遇一样的清晰,回响在耳畔经久不绝。从来没有遗忘,也不会遗忘,无论是多久的离别,最后的重逢需要的也仅仅是一句好久不见。


是啊,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


十五年前,亚蒂送给若法一支狗尾草。

十五年后,弗朗还给亚瑟一片玫瑰海。

评论
热度(6)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