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aph】遇水燃烧

“半月不见。”“这篇补完算是感谢所有没有取关的人。”

遇水燃烧

Alteration-改变

扑通

“弗朗……”

“弗朗……”

蜷缩在床上的人听到了呼唤后象征性的动了动,依旧没有醒来。

时钟敲响了第十二下,微弱的烛光忽明忽暗拨动着名为睡意的弦,蝉鸣合奏着,最终合上了翠绿色的双瞳趴在床边睡着了。

当第一缕光芒照进屋子内的时候时针分针刚好形成一个直角,趴在床上个人身上多了一件棕色的外套。被吵醒的人努力的眨了几下双眼,眼前的世界变得清晰起来,抬眼,对上了一对蓝色的双眸。

虽然睡眠只持续了三个小时意识还并没有完全清醒,不过当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他没多想什么直接的抱了上去,把头搁在他的肩膀处。弗朗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得愣了一下,有些摸不到头脑。

“弗朗,你醒了?”

被搂在怀中的人感觉肩窝处有些湿润,随后用手轻轻的摸了摸那人的金色的短发,感觉到了他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醒了就好……” 

轻的只能让两人听到的声音在弗朗耳边萦绕着,让弗朗不禁在脑内寻找着与面前这个人有关的所有记忆,然而最终一无所获,唯一影响的就是头的疼痛变得更加的剧烈,让他不禁蹙了蹙眉。

吱呀

合页生锈,推开门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进来的人看了一眼两个人,向床边走去,指尖在掉落地上的棕色外套停顿了一下,随后捡了起来,虽然没有灰尘不过还是下意识的掸了掸,套在了身上。

“哟,弗朗终于醒了。饿了吗?外面有吃的。”

亚瑟用衣袖蹭了蹭眼泪,帮忙整理了一下弗朗的上衣。

“走吧。”

“嗯。”

有些肿胀的双脚刚踩在地上的一瞬间有些重心不稳的向后倒了一下,随后扶着床沿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脚踝,踉踉跄跄的跟着两个人走出了房间。

“弗朗安心,这些都不是亚瑟做的食物。”

头上顶着一个反重力呆毛的人拍了拍胸脯向弗朗保证着。

“哦……嗯。”

“阿尔弗雷德——我做的食物有那么可怕吗?!”

“有。”

叫做阿尔的人确定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亚瑟心累的画风都变了,就差蹲在角落里种什么奇怪的东西或者画一个魔法阵召唤出来什么来自于异世界的东西了。

 坐在一旁的弗朗看两个人斗嘴有些云里雾里。

“阿尔,亚瑟。”

“嗯?”“嗯。”

“我们三个,彼此认识吗?”

这样的发问了。

Babble-说蠢话

“你在说什么蠢话?发烧了吗?”

亚瑟象征性的拍了拍弗朗的额头。

“要来点汉堡吗?”

阿尔举起了手中的蓝蓝路。

弗朗看着两人的行为,没有继续说什么。

Cache-隐藏

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藏了起来,藏在了心灵最深的角落中,无法被挖掘出来,没有人能把它挖掘出来,它等待着一个契机,生长。

默默无言的吃了一顿饭之后,弗朗的神情有些恍惚。

是什么呢?

快出来吧。

Dreamland-梦境

做了一个沉溺深海的梦。

海水被不断的吸入,肺里剩余的空气越来越少。

“Atti……”

用尽全力让指尖触碰着折射进海中的一缕光芒。

似乎那种绝望的感觉真切的出现过,以致于刚醒来的时候脸上还有未干的泪水。

Echo-回声

“Atti……”

“亚蒂……”

Fickle-易变的,不坚定的

三角的图形是稳定的。

那么三角的爱情呢?

Garniture-附属品

一定会有一角被当做花瓶,渐渐地被排挤出去吧。

——会是我吗?

被三个人同时担心着的问题,被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重复着。

Heartbeat-心脏跳动

扑嗵。

从什么都不记得之后心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已经变成了日常必经过的东西。

弗朗甚至在没有这样的感觉的时候再迟疑着自己是否还有拳头大小般的心脏,那拳头大小一般的心脏还是否跳动着。

Ignition-点燃

亚瑟以转换心情融洽气氛的缘由提议到海边逛一逛。

“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

亚瑟对弗朗说。

阿尔略带担忧的拽了下亚瑟的衣角,亚瑟转头对阿尔笑了一下,没有任何解释。

Jesus-耶稣

“oh jesus.亚瑟你到底想做什么?”

“没什么。”

亚瑟抿了一口红茶。

“我只是想帮他一把。”

Key-钥匙

“恢复记忆的钥匙,我来送给他。”

“或者说,我还给他。”

Light-光

“极光通常都是绿色的呢,绿色的光芒被映在蓝色的天空中,很美不是吗?”

弗朗思索着今早亚瑟说的似乎很耳熟的话。

Macadam-碎石路

假期终于开始了,旅途也终于开始了。

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漫无边界的话,走在铺满碎石的路上。

在缝隙中,还有几个破土而出的新芽。

Sea-海

当弗朗第一眼看见大海的时候,心脏跳动的便更加剧烈。

听不到别人的说话声,听不到别人的走路声音,只能听到心脏在跳动着。

站在海边的亚瑟弯了弯翠绿的双眼。

扑嗵

“Arthur!”

Zero-零

扑嗵。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东西被遗忘,只是一直被埋在心里,萌发着芽。

等待破土而出。

我们只是,回到了原点。

——————Fin

罪恶的起源是物理课,忽然听到了什么东西可以遇水燃烧来着。

然后开了脑洞,原本的脑洞是:弗朗为了救不小心掉落海里的亚瑟溺水了,亚瑟被推了上来,弗朗却还在水里,阿尔把弗朗救了上来。弗朗失忆了,为了找回弗朗的记忆亚瑟自愿跳到了水里,弗朗忽然想来起来又去救他。全文结束。

阿尔单箭头亚瑟,亚瑟单箭头弗朗,弗朗失忆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的剧情大概也差不多,当然也可以不这样理解上面只是为了方便理解而已。

不过Z里面的扑嗵的话,或许不是那样?算是留了一个开放性的结局?

还有有的人会觉得亚瑟太娘,傲娇不见了,这里lo自认为一个喜欢了好久的人为了救自己差点死了第一反应是这样,如果不喜欢就抱歉了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改

评论(4)
热度(24)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