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aph】Nameless

【始之章】

 

这是弗朗西斯在上任之后第一次进入到那个地方,被他亲手封起来的地方。

其实那里比起被誉为最华丽的方块国花园还要在美上几倍,无数的红玫瑰围将一座宫殿围在中央。而且在建筑选址上也是下了番功夫,在阳光洒满并不算大的方块国时正好可以打进宫殿的唯一一扇窗户中,直到太阳西沉。

倒也算是个藏娇的好地方。

 

弗朗索性躺倒在花丛之间,合上他引以为傲的天蓝色的双眼,安详的就像是时间定格在一瞬,只有风吹过的时候,红色的花瓣在空中盘旋着。和平鸽衔着橄榄枝,在空中滑出一道弧线。

 

其实这个地方被修建起来的初衷是为了将亚瑟囚禁起来。换句话说就是这儿只是一个华丽的如宫殿的囚牢。但在最后弗朗却发现,这个牢,囚住的只有他自己。

 

还记得在继承王位大典的当天晚上,亚瑟逃跑了,从这个弗朗精心设计的牢中。更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名叫阿尔弗雷德的人带着亚瑟逃跑的——或许现在应该叫他黑桃国的King,并且一向对于任何事情都很敏感的弗朗对于这些毫无察觉,不知道是亚瑟隐藏的太深还是弗朗对亚瑟的情感使他的双眼被蒙蔽起来。

 

——这真是个好礼物。原本被规划好的在继承王位一周之后和亚瑟的结婚仪式到最后也只能临时找了Jack的妹妹来顶替。

 

他爱玫瑰,他送了他一园玫瑰。

他爱阳光,他送了他能及的所有阳光。

他爱阿尔,但他做不到将他拱手相让。

 

——————

 

在那一天后的今天就是黑桃国Queen和King婚礼大典的一天,这片土地上其余三个国家的King都收到邀约赴了现场,作为Joker的基尔受到弗朗的委托帮忙照顾着诺拉,即使诺拉再三表示不需要照顾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基尔还是遵守着约定陪着她。毕竟作为Jack的瓦修需要保护弗朗一路的安全,留着小姑娘独自一人也不好。

 

抛除最初的客套话,在基尔盯着诺拉一成不变的微笑三个小时之后终于忍不住率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对了小诺拉,你知道他们是去干什么的吗?”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不仅仅只是为了参加婚礼大典吧?”诺拉眨了眨眼,调动着记忆“毕竟黑桃国和梅花国关系很紧张,依照伊万先生的性格,不一定受到邀请就一定会去,而且哥哥今天也很反常。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本大爷忽然明白在那天为什么没人的时候抛弃了我而选了你的原因不只是因为他比不上本大爷的外表——开玩笑的。其实这件事别国的人都已经被通知了了,就只有弗朗他不想连累你没跟你说罢了,但是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这件事。与其说是场婚礼不如说它就是为了签订协约打个掩护。”

 

“协约?”

 

“对,互不侵犯协约。早在几个月前就被定下来在今天签订了。”

 

“但是签订协约的时候一般不都应该是Joker在场吗?”

 

“Peter在呢,我的责任就是保护小诺拉以免别国的人来刺杀。虽然算是一件多虑了的事情但是还是保险一点比较好。”

 

“既然签订了这种协约的话也就不必担心这件事情了吧。”

 

“所以说小诺拉还是太天真了把事情都向好的一方面想,这个协约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多给自己国家点时间蓄力,等到战争的时候才多一份战胜把握……啊糟糕不能再说了。总之在战争真正打起来之后只要诺拉不把方块国和黑桃国的对立单纯的当做弗朗吃醋就好了,虽然这个的比例占的很大。”

 

“谢谢您告诉我这些。”

诺拉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裙摆,思考基尔刚刚说的话,她在思考时固有的小动作引起了基尔的注意。这是弗朗告诉他的,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相处时间弗朗还是列出了不少关于诺拉的注意事项,当然绝大部分是瓦修日记里找到的这件事弗朗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

 

“其实小诺拉也不用担心,经历多了自然就习惯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有我们Joker的存在——为了维持这个世界的天平不为一边所倾倒。而且我和彼得两个人就是在上任Joker签订了类似的协约后打起来在他们两败俱伤之后趁机上任的。”基尔换了一个相对轻松的语气试图劝慰一下诺拉,毕竟让诺拉承受这件事情的人就是他自己。“总之,有时间想这个不如考虑一下弗朗他们正在干什么,那似乎比这个有趣多了。”

 

这个时间也刚好是婚礼开始的时刻,至于弗朗他也没有过多的去关注婚礼的现场,无非也就是在别人上前来搭话的时候礼貌性的回几句,几乎全程的关注重点都在新任Queen身上。

 

王位一般来说都是世袭的,但不代表着皇后也是世袭,极少数除外。比如说上代黑桃国的Queen被现代King封为Jack。

——更何况皇位原本就是阿尔抢来的。不过因为王耀在黑桃国的威望比起上任King还要高一些,留着他的命对巩固政权也有好处。如果要是杀死王耀梅花国会进攻就是另外一说了。

 

弗朗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有些苦涩的液体划过喉咙,恍惚间回忆起了曾经的点滴。

 

“hey弗朗,该走了。我想至少我们应该换个地方,聊一聊别的。”阿尔敲了敲桌面,提醒着弗朗。随后弗朗晃了晃头让自己的意识清醒过来跟着阿尔的步伐。

 

“瓦修就不用跟过来了,我们都一样没有人保护,不用担心,至少现在没人敢惹麻烦。”看着寸步不离弗朗的瓦修阿尔回头交代了一句。

 

婚礼现场留着亚瑟和王耀应和着别人,四位国王都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屋子。

 

“反正关于都是所有人提议拟定的应该没有疑问吧?大概过目一下签个名字就可以了。”

彼得在所有人签完字之后收回了四份协约。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么从此刻开始。”

“协约生效。”

 

在弗朗和瓦修回来之前,基尔就走了。为了不让为了自己好的两人担心,诺拉装出了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迎接两人的归来。

“欢迎回来。”

 

在那之后两三天左右,伊丽莎白突然到访与弗朗商量了什么。自那之后方块国原本交代给瓦修的征兵计划也就被弗朗下令停止了。

 

也算是相对安宁的生活,合约签订了之后各个国家都有意无意的抬高了税价并加大了征兵力度。相较其他国家而言,方块国到是没什么改变。一如既往地和平。相安无事的生活过了两个月左右,战争因为一颗火星在充满了火药味的空气中爆发。

似乎也是早有预谋,战争开始前一夜就有小股部队进驻了皇宫内。

那晚,瓦修陪着诺拉,整整一夜无眠。

 

战争的起因据说是由黑桃国的激进分子所引起的,光天化日在方块国的皇宫门口刺杀了以为大臣。由此机会弗朗向阿尔宣战。

究竟那人是黑桃国的激进分子么?不一定,或许说是一定不,也许那不过是梅花国派来为了挑起战争的一名公民而已。

因为诺拉在皇宫内不经意看见了前夜进驻皇宫部队里的罗德里赫。

 

结合着之前基尔所交代的事情,诺拉也大概的了解了一二。比如说,世界现在已经被分成了两份,而且现在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的。

一份是红心国和黑桃国,另一部分则是梅花国和方块国。大小Joker两人则都与对方阵营有些亲缘关系,自然是没有理由帮助这面的。

 一开始就被扣上稳输的战争继续下去的必要还有存在么?

——不知道。

 

“你来了。”

诺拉搭上了对方伸出来的手。

 

“那么,诺拉小姐,请跟我走吧?”

 

TBC.

 

*补充添加了东西如果能看到请务必从后面重新看一遍

*原本想放在下一章的内容,但是还是感觉在这章一起交代了比较好。然后下一章就可以开始打打杀杀了。

其实我有个毛病,挺啰嗦的,但是仅限于文前说明,这个毛病在写东西的时候完全没有体现,总是各种字数少。

于是这次说明挪到文后。

没想到真的能有开坑的机会,算是给自己一点金三的粮吃。

关于名字,纠结了一下是nameless还是no name结果发现毫无意义总之都是没名字的意思。

这章好像信息量有点大。

因为描写动作/场景苦手所以让基尔多说了几句话,有意识的模仿了翻译腔结果发现没有那种感觉。

试图写出帅出新高度的金三,不出意料的失败了。

总之,如果能喜欢就好了。

评论
热度(18)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