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aph】Nameless

【承之章】

 

【二】

 

至于战争是由瓦修和本田菊拉开帷幕的。

总共也没多久,三天,从开始到暂时结束。倒并非双方伤亡惨重到已经没有继续作战的能力,只是两人的任务都已经完成可以暂时撤回休养了。

 

“别着急呀,这可只是序章,好戏才刚开始。”

被撤后的白象由白马所替换。

 

次日的炮声在梅花国边缘所打响,伊丽莎白和罗德里赫带领的军队面对的是来自红心国的King亲自带领的军队。其实真正带队作战的其实是伊丽莎白,罗德里赫则是在后方谋划着作战的策略和方针。原因有两点。一是他不想打仗并且也相信着伊丽莎白能够落实所有他所策划的战略。

短暂的休战,伊丽莎白由于右肩负了伤回到了总部简单的包扎,也正好遇到了罗德里赫。

“我很抱歉,罗德先生。”

“没关系,接下来就交给我吧,终归是我需要面对的——自从我离开的那一天起。”

罗德的手覆上了腰间别的镶有红色宝石的剑。

“谢谢,伊莎。”

二是作为王位候选人的路德曾经救过他一命,当时他还是红心国的一名大臣。

 

“人生就是由心理测试一样的单选题所组成的,而每一个结果都关乎到下次的选择,所谓外力能够影响的也不过只是所收到的题目罢了。你说对么?”

拿起白车的手迟疑的在空中停顿了一会儿。

“摸子走子,不能后悔哟。”

“哥哥我只是觉得,在做单选题的时候一定要慎重。”

落在了黑车的对面。

 

黑桃国的战局是由阿尔一人策划的,比如说这次近乎于让王耀去送死的潜伏任务。确切的来说就是让王耀只身进入梅花国,伺机刺杀梅花国目前唯一一个留在国内的且掌握有实权的人物,伊万·布拉金斯基。

这是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其实阿尔也算是走了一步险棋。他自己也并没有把握王耀会不会背叛黑桃国投敌,毕竟伊万和王耀的关系大多数人都能看得出来。

在临行之前阿尔亲手交给了王耀一把匕首,那是伊万送给王耀防身用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就被阿尔扣押住了。

“那么,你是坚持你的信仰呢,还是你的爱情?”

——杀了伊万,要么自杀。

王耀听得出来阿尔话中所蕴含着的话,用手指在刀刃上滑动着,血从指尖滴落在地面,滴答作响。

成功混进梅花国也是深夜了,不过因为在西侧的战斗依旧持续着,也全然没有什么寂静的意味。大街上的人也都散尽了,依稀能看到三三两两的人在街旁游荡着。

王耀对这条街道再熟悉不过,也很顺利的找到了皇宫,出人意料的是一路上没有任何士兵的阻拦。

“小耀终于来了。”

“你在等我?”

“恩,我在等你刺杀我。”

从对话开始就一直未改变的笑容让王耀一时有些语塞,不知道说些什么。

“那么就请自杀吧。”

伊万指着王耀。

“谁让我的心脏,一直在这儿。”

 

“那么下一步,该是什么了呢?”

白象和白后被分散开来。

 

“小诺拉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吗?”

“没问题,而且我也想稍微的帮上弗朗先生和哥哥的忙。”

“所以说本大爷无论怎么劝你也一定要上战场对吗?”

诺拉点点头。

“啊——真麻烦,本大爷被拜托了对付阿尔。无论是小意还是亚瑟都不是好对付的人啊。”

“没关系的,我还有……”

“听好了,如果真的不到紧急关头,绝对,绝对不可以用。小诺拉听到了吗?如果同意的话那就走吧,军队已经集结好了在外面。”

“那么基尔先生,我先走了。”

在诺拉挑选了一半儿军队带领离开的时候,基尔带着另一部分去了黑桃国。

 

“hey,基尔好久不见。不过hero我真的不想在这里看到你。”

“本大爷认为你会想我的。毕竟在之前你还是个会天天败在我手下的孩子不是吗,Alf.”

“过去的事情再提起来还真是新鲜,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次输的会是你。虽然我很想看到你失败了时候脸上是否还会挂起那副笑容——不过很抱歉,作为Joker是不应该上战场的不是么?”

“Peter可是比本大爷更先被由你们指挥作战的。而且本大爷也并不打算使用它。”

“那听起来真有趣,真正的原因是你将发挥能力的铁十字留给路德了吧。真是不称职呢,明明是敌对的势力,如果没记错的话就是在救诺拉的时候将铁十字留给路德的吧。”

“重生那样的能力,本大爷不需要。所以就开始吧?你知道的,比起说的天花乱坠我更擅长动手解决一切问题。”

 

“Ve~没想到竟然和可爱的小姐敌对呢。”

“承蒙夸奖。”

“但是就算是可爱的小姐我也绝对不会放水的哟,因为路德想要胜利呢。所以抱歉啦小诺拉。”

睁起双眼的费里将剑拔出剑鞘。

金属碰撞发出的响声有些刺耳,和诺拉对峙不过两三招就因为力气的缘故就占了上风,加上实战经验更加丰富,诺拉的剑没过多久就被打飞在一旁。

“你输了。”

费里将剑抵在跪在一旁的诺拉的脖子上。

“不一定。”

单手抓住剑刃部分,血滴顺着剑的纹路流淌着,诺拉站起身子,另外一只手抓住了费里的手。

“如果使用那个的话,你也会有相同的反应的。”

“没关系,只要一会儿就好。”

“请沉睡吧。”

战场沉静在一片沉睡之中,无人苏醒。

 

“那么最后的战斗,就要开始了吧?”

“——白王和黑后之间的。”

 

TBC.

 

久违的摸到键盘的时候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填坑。

其实原本每次战斗的构思的时候都是写一章,结果发现先天没有点亮动作描写技能。

所以请凑合着看,就是几乎洗牌打了个遍儿。

就是想让费里帅一次,因为没帅出来所以就让诺拉帅了一次。就是喜欢给人开挂,没理由的。

顺带特别喜欢师徒组打架!以后学会动作描写一定要重新开一章专门写师徒打架。

关于不时穿插的国际象棋,肯定有错误,就连五子棋下的都迷糊的我看介绍看的的云里雾里什么都看不懂。

评论
热度(7)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