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aph】Day and Night

Day

毫无预兆的天就亮了起来,仿佛上一秒还有星星在夜空中闪着,倒也是像七八岁孩子的脸一样,说变就变,这种非正常的昼夜转换已经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月。

亚瑟和弗朗就是受害者,他们已经搬到小镇一个月左右,恰好就是刚开始不同的一天。

“真是准到哭。”

亚瑟瞥了一样选择来到这个小镇的弗朗,弗朗在四处张望风景。

持续发生的怪事到最后也就见怪不怪了,在一个似乎处于初晴上午的时间节点,淡金色的阳光斜射进画室内,将其笼罩在一个初晴的环境中。

这是弗朗一个人的画室,就在卧室的隔壁,偶尔奇特的油画颜料会飘进卧室内部——那是弗朗开始绘画的标志,然后亚瑟总会趴在将卧室与画室隔开的门的窗户上,看着弗朗作画。

认真时候的弗朗总是那么吸引人目光。

不过亚瑟也会进画室近距离的观察,偶尔客串个模特。

“在画什么?”

“在画小亚瑟啊。”

——日常的对话,亚瑟从来不知道弗朗究竟在画什么甚至是他到底会不会画,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出自于弗朗笔下的油画,哪怕半成品也没有。

Night

最后一抹微光被红色的羽翼遮挡在了外面。被压在身下的人的睫毛颤动了几下。在上方的人启唇露出两颗獠牙刺入他的脖颈,吮吸着鲜血。

没有脉搏和心跳的声音,也没有活人应该有的温度,只有古老的钟摆在一左一右的摇晃着,碰撞敲击,发出声音。

“哟,醒了?”

“承蒙疼痛,一直醒着。”

“哥哥我一直都是有分寸的。”

在锁骨上留下一吻后翻个身躺在床的另一侧。

“晚安。”

Day

最近一直感觉头有些晕,有点像一夜都没有睡一样。不过记忆却道是只有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起来,大约就是做了一个梦随后被忘掉了吧。

以上来自亚瑟的心声。

顺带着这两天弗朗一直给亚瑟做一些补血的东西,不过因为味道还不错的缘故亚瑟也就没有过多的在意。

【10:00a.m.】

嘘——偷学弗朗做饭这事儿亚瑟才不会说。他可偶尔也是想要自己做一顿饭,至少能够让弗朗吃进去的那种,夸奖什么的倒也不奢求。

弗朗做饭故意慢的原因倒是也能解释清楚了,不过他倒更希望亚瑟能够光明正大的告诉他,然后趁机吃口豆腐。

Night

吸血结束之后他总不忘留下一个吻,锁骨,耳唇,手背,或者是在对方身上唯一一个有纹身的地方。

这次是在唇上落下了一个吻,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在短暂的停留时间下唇忽然被划破。

“偶尔也让我尝尝你的血的味道吧。”

Day

两个人的日常比起情侣不如说是两个打打闹闹的小孩儿,没事儿拌拌嘴,倒也不错。

至少弗朗挺喜欢这样的。

作为从小就认识的两个人对彼此倒也是再熟悉不过的,对方身上的优点缺点或者是什么癖好也都是一清二楚。就像什么在思考的时候弗朗总喜欢摸着自己的头发,还有无论怎么剃掉弗朗的胡子在第二天总会长出来。

关注重点?

从来没有过那样的东西。

Night

今晚的弗朗感觉不爽,原因是亚瑟被魔王大人做上了标记。

所谓标记就是一个契约,最常见的形式就是一个kiss,大约一百年才能标记一个人,而这种标记对象是无法被普通恶魔近身的,或者无法做一些……自主规则的事情。

新上任的魔王大人阿尔忘记了弗朗不属于恶魔,如果要是属于也算是堕天使一类的,这个标记对弗朗来说根本没用。不过对亚瑟还起了一点促进作用。

哦,但是弗朗依旧不爽。

Day

以往的绅士先生总会按时的起床,不过今天例外,已经过了中午了亚瑟还是在床上,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弗朗半开玩笑的吓着亚瑟说如果再不起来就让他三天起不来床,但是仍然没什么用。

弗朗俯下身子拨开亚瑟额前碎发,用额头贴上去感受一下是不是亚瑟发烧了,却被压在了身下。

“我看见了,那幅画,还有那些事。”

像是被红酒浸染过的瞳孔闪烁着与昔日不同的颜色,一红一黑的翅膀将两个人笼罩在一个独立的空间内。

“哥哥我还以为会更晚一点。”

“Well,不过我觉得那副一半天使一半恶魔的我还真是有点恶趣味?”

“不过既然我已经想起来了的话,那就稍微交换一下位置吧。”

“多谢款待,你的血的味道不错。”

——————Fin

日后谈:

亚瑟:哦对没错此后我一直在上面。

弗朗:哥哥我挺喜欢骑乘。

——————

从第二天就发生了啥!为啥莫名其妙的写的开始欢脱起来了。

脑洞来自英语课,摸鱼产物,感觉好水。

设定自己都说不清楚,如果能被喜欢真的太好了。

评论
热度(7)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