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aph】蜘蛛网

关于我们何时见面?

我不清楚。

关于我们何时相恋?

或许是某次喝茶时的一句话,亦或者是他抱起我取到的在高处的糖果。

——————

当清晨的阳光钻过帘子的缝隙布满房间内的时候已近中午,被笼罩的房间有一种初夏的气息。将头埋在被中的费里打了个滚起了身,穿上衣服。

费里拾起门与地面缝隙中捡起的信件,拉开窗帘借着阳光读了起来。

没有华丽的修饰语,也没有属于恋人之间的话语,不过就是普通的问候与关切。虽然费里看起来有些失望不过眼睛中还是闪过了愉快的目光。随后便取出信纸提起笔写了起来。

 好久不见,近来还好吗。

 尽管算是一个俗套的开头,不过这是此时我最想要问候的话语。

 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有见面了,但是路德不需要担心哟,在这三个月内我学会了不少东西,哦对了,我已经会给自己系鞋带了,对于做意面的手艺也有了提升。

 还有很多的话想要和你说,那就等到我们见面时候一一说吧。因为我们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再次见面的,到时候请别忘了给我一个拥抱,当然,一个吻我也不会介意。

反复思量着措辞,一遍又一遍重新写着,废弃的不成形的信已经堆成了一摞。过了将近一两个小时,费里才将信件写好并封了起来,它被藏在了第二个抽屉里,大约是天擦黑的时候就会被人取走,交到路德的手中。

正如信中所说,费里和路德已经三个月没见面了,那都是拜两|国那微妙的关系所赐。说白了就是两头上司之间那点矛盾牵连到下属的事儿。

但作为下属能怎么办?

——听上司的。

细线般的情愫随着时间的推移被编织成了一张网,被黏在上面的生物越挣扎被禁锢的越牢固,无法逃离。

两人的书信来往也并不算勤,倒更偏向不定期刷新,所以起床的时候不定期看一看小小的缝隙变成了费里日常的一种习惯。就像是他每天都会为桌子上瓶中的雏菊浇水一样,就像是他每天都会擦拭那张印有黄色头发蓝色眼睛男孩子的相片一样。

费里听说亨|利|四|世逃到了卡诺莎城堡,但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那位大人竟然赤脚在冰天雪地中站了三天三夜,为了请求原谅。

费里不清楚他的真正意图,不过或许这是一个可以和好的契机,或者说这可能是一个两人能令再次见面的转折点。当天晚上费里就向希|尔|德|布|兰|德请求着饶恕了他。当然结果可想而知,没同意。

费里三天三夜没合眼,因为他知道,路德肯定跟着自家的上司一起来了,并且也同样在大雪纷飞的三天无眠。

但费里什么都不能做,除了陪着路德一样三天不合眼。

费里当时真的记不清到底是几天了,只是听后人讲起来才知道那漫长的时间不过三天。他当时真的觉得像是过了三年,甚至更久,久到比起等待那个孩子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最终还是教皇的一个额头的吻为这件事情画上了句号。在费里得知消息的同时就向上司提出想要见路德一面的要求可是却被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即便路德真的来了。

费里知道自家上司盘算着什么,他也清楚路德的上司盘算着什么,无非就是战争,令人讨厌的战争,冲着对方上司的脾气来讲他绝对咽不下这口气,眼下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战争的炸弹从对方上司刚开始站立在雪地中就已经被埋好,只是等待这一颗火星的引燃。

他清楚一切,或许比路德更清楚。

 真可惜,明明我们只差一点就可以相见了。不过不用担心,我想我们重逢的日子很快就要来临。

——当然我指的不是在战场上。路德不必要为战争而担忧,在我这面我会尽我全力劝阻战争的。

 不过如果真的发生了战争,并且我们作为敌对的双方在战场上面相遇的话,请挥动你的武器吧,为了保护你的子民。

 但是战争发生什么的当然不会啦!因为我还有好多好多想要和路德讲的事情呢!

 对吧?

费里将信纸叠好小心翼翼的装进信封里,以一个吻封笺。

或许那张网还在被名为时间的蜘蛛编织着吧。

谁知道呢。

——————

 @黄铜质地_阿銮 

不出意料的烂尾了

本来是想要用两个人的来信的方式写完的结果忘记了信件格式【哦这不是主要原因】

抱歉,独伊好久没写过OOC有点严重了

如果不喜欢可以重新点梗我会继续写的

评论(5)
热度(11)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