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渊

头像ID=54072155
轰出胜 仏英米 双黑
没文力 不会写

【aph】夏·蝉

*大约就是个乱七八糟的预告

*lo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lithromantic的两人双向暗恋

弗朗幼年时大众女神上学时大众情人也算是一个人生赢家了,他的恋人也是每星期必换,从初中时候就开始了。

不过最近有点特别,弗朗已经三个星期没有恋人了。倒不是没有女孩子追求弗朗,只是弗朗一一回绝了。

怎么了?

就连弗朗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但他能感觉得到每当他遇见亚瑟的时候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动,并非平时的节奏,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他也询问了东尼儿和基尔,得到的回答无一不是他恋爱了,喜欢上了亚瑟。

“哈啊——哥哥我喜欢那个粗眉毛?!”

“这是事实,弗朗吉你就承认了吧。”

“哦,母亲我对不起你。”

其实弗朗挺悲惨的,为什么?就因为他虽然有着大众情人的称号却完全不知道关于喜欢这种感情,他对于爱之类的从来只限于语言,从不付诸于行动,久而久之他也就忘了什么是喜欢。好不容易开窍一次弗朗却发现他的性取向和给自己给予厚望的母亲产生了偏颇。

要知道,弗朗的母亲可是很喜欢女孩子的,这点就从弗朗小时候就能看出来。

在树梢上的蝉鸣叫着,宣告着夏天的来临。

我们的学生会会长亚瑟最近这几周也有点心神不宁,时不时在课上也会发呆——要知道自从他脱离了不良这个身份以后这就和他的名字完全结合不到一起去,在老师们的眼里,亚瑟的形象就被定格成了这样:好学生,成绩优异,管理学生会也有方法。长得好看就是另一说了。

阿尔帮助亚瑟简要分析了原因发现亚瑟似乎是恋爱了,随后询问着到底他有没有看上谁这样的话。

“亚瑟,最近转来什么转学生了吗?”

亚瑟摇摇头。

“umm……你有没有忽然一瞬间就想起了谁。”

亚瑟思索了一会后点了点头。

“哦,亚瑟你承认吧。”

“你喜欢上他了。”

“我觉得我这辈子也不会喜欢上那个胡子混蛋?!”

话虽这么说,亚瑟自己的内心也是有疑惑的,比如说目光会不自觉被弗朗吸引走。到他自己也下定了这个结论的时候已经过去约莫一年了。不知不觉得暗恋也持续了将近一年。

当亚瑟下定决心要去表白的时候却发现弗朗空缺已久的星期恋人再次被连上了,便也就此作罢。

暗恋进行中。

时间的推移带走了不少东西,例如曾经的青涩与懵懂。

在十年后的同学聚会上弗朗再次发现了亚瑟,还是曾经的面貌,未曾改变。身上原不良的影子也已经消失不见,就算是炎热的季节衣服也是一板一眼,领带也有按照正装的方式扎好。

他端起红酒杯走到了亚瑟附近,原本想说的话倒在真正重逢的时候一句也说不出来了,从脑中思索着一些可以化解尴尬的话语却发现什么也想不到,最后还是亚瑟先开了口。

“我好像喜欢过你。”

“哥哥我也是”

“曾经。”

夏天依旧燥热到令人厌烦的程度,窗外一片寂静,蝉不鸣。

【自从我知道你喜欢我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注定不能在一起。】

评论(2)
热度(4)

© 瑜渊 | Powered by LOFTER